墨芷汀澜
新浪微博
微信
当前位置:墨芷汀澜网 » 篮球

【同人小说】普隆德拉历史故事

普隆德拉历史篇

“历史上的逆咒者并不多,但只要有力量相匹敌的逆咒牧师和逆咒巫师同时出现,就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的大战。逆咒巫师迫害逆咒牧师,因为逆咒巫师最害怕的,就是逆咒牧师了……             

 ——摘自《卢恩大陆·历史·密史》”


  修德罗神父手捧着一本厚厚的、古老地似乎一不小心纸张就会化成沙的硬皮书,手指轻轻划过其中一页上的一段文字,深深地叹了口气……
  此时的诺雅和加耶正在前往普隆德拉的路上,要去询问神父有关十六年前暴乱的一些情况,顺便精炼他们的武器。
  金字塔的事在他们的心中挥之不去,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。
      待到沙漠边缘地区,突然传来的求救声打破了这长久的尴尬——一个弓箭手正被一群大嘴鸟追赶着,身后扬起了厚厚的沙尘。
  加耶侧耳倾听动向,在那个弓手跑过他的一煞那,横出拳刃,将这群大嘴鸟拦截下来,“刷刷刷”几下,只见鸟毛满天飞,大嘴鸟军全军覆没。
  “呼!太感谢了!”那个弓手使劲擦汗。
  “不客气。”加耶收起拳刃。诺雅上前帮他掸落粘在他头上、身上的鸟毛,然后对那个小弓手说,“真危险,招惹围攻的怪和主动攻击的怪一样危险的。”
  “我……我只是不小心射偏了……”小弓手努力地解释道,“不……不过,只是不小心哦!”他又强调了一句。
  诺雅和加耶都“噗哧”一声笑了。诺雅治愈了他身上被大嘴鸟啄伤的伤口。
  这个小弓手看起来十四、五岁,墨紫色的清爽的短发,与加耶长长的刘海大不相同,显得他的额头特别宽大,褐色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打量诺雅他们。
  “我加卡佤尔。”小弓手自我介绍道,“哥哥姐姐呢?”没等他们回答,又问,“哥哥姐姐是要去哪儿?”
  “……首都。”诺雅刚想说自己的名字,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。
  “哦!”小弓手一脸兴奋,似乎比刚才更高兴遇见他们了,“我也正好要去那儿,为了感谢你们,我们一起上路吧!”
  “你是迷路了想找人带你去首都吧?”加耶一针见血。
  “呃……嗯…啊…哈哈!哥哥你真是的!只是不小心迷路而已!”卡佤尔僵硬地大笑,“只是不小心啦!”
  于是,三人一行结伴去首都。
  “哥哥是刺客吧!二转了,好酷!”卡佤尔崇拜地说道。
  “还好啦…”加耶不好意思地饶饶脸。
  “可是为什么要把眼睛闭起来呢?”卡佤尔不解的问。
  “他失明了。”诺雅平静的回答。卡佤尔连忙把目光移开不再无礼地打量加耶。
  “不过我会治好他的,一定……”诺雅说地轻微而坚定,没有人听见…
  首都高大的城墙渐渐显现,远远地从集市传来此起彼伏的叫卖声。
  “到了,这里就认识了吧?”诺雅在南门口停下来对卡佤尔说,“那么再见吧。”
  “谢谢你们。”卡佤尔向他们鞠了个躬,欢快地跑开了,消失在繁忙的集市中。
  “先去精炼好么?”诺雅询问加耶的意见。
  “你决定。”加耶顺从地说。
      “应该在中央的花坛附近吧…”诺雅拉着加耶小心翼翼地穿过一个个小摊,左顾右盼,时不时地被小摊上这样那样的小玩意儿吸引了注意力。不过她头上的天使发夹也引来了不少商人的目光。
      一个带着大大的兔耳发圈的红发商人MM更是目不转睛,好久才反应过来,匆匆地收拾包裹追上诺雅,拉拉她的衣角,叫道:“顾客姐姐顾客姐姐。”
  诺雅回过头来:“有什么事么?”
  小商人指着她头上的天使发夹说:“顾客姐姐能把那个卖给偶么?”
  “啊…恐怕不行呢。那个是我爸爸留给我的。”诺雅微笑着说。
  “600W,卖给偶吧!”小商人不甘落后,见诺雅为难的样子,又说,“那就700W吧!……750W?”
  “不行啊小妹妹…”诺雅勉强地笑笑。
  “好嘛~顾客姐姐帮帮忙,偶找天夹很久了~”小商人露出甜甜的微笑,诺雅浑身一颤,加耶也觉得身上发麻:“…职业性笑容……”
  “不可以啊,小妹妹,这个发夹出多少价我都不卖的。”诺雅觉得自己笑地都快僵硬了。
  “那…那么就借我一下好么?”小商人又退一步说话。
  在一旁的加耶皱起了眉头,干咳一声,用毫无声调的语气冷冷地说:“不要强人所难了!”
      小商人吓了一跳,害怕地看了看他,失望地拖过手推车,怏怏地离开了。
  “这么凶…不太好吧…”诺雅也吓了一跳,她以为加耶对女孩子都会很客气的。
  “对付商人不得不如此,不然会被死死地缠上的。”加耶很有经验地说。
  接着他们便去精炼他们的武器,只是无法将武器精炼到最高。
  “真不知道那些商人是怎样将武器精炼到10的。”加耶用手指在拳刃口上轻轻划过,测试它的锋利度。
  “谁知道~”诺雅送了耸肩,“好了,到教堂去吧!”诺雅带着加耶前去教堂,加耶的心情仿佛一下子低了很多……
  “愿神保佑我们……”当诺雅跪着向神祷告的时候,神父走了过来。
  “回来了啊,诺雅。比预计的要晚啊?”修德罗神父苍老的脸微笑着。
  “嗯,遇到些事情耽误了。”诺雅说,见神父正打量着加耶,便又说,“哦,他叫加耶,是我在路上遇到的一个朋友。”
  “你好,神父。”加耶有礼貌地向他鞠躬说。
  神父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刺客啊…好,好,刺客好…”
  “?”诺雅不解地望着他,但神父就像没看到似地,继续自言自语地说,“就像小娜娜和小拉姆斯一样……”说着呵呵地笑。
  “爸爸是刺客?”诺雅惊讶地说,“神父你从来没有说过爸爸是个刺客!”
  “你爸爸是个了不起的刺客。”神父骄傲地说,“虽然只是个普通人,但并没有因此而排斥魔物。要知道在那个时候,人类和魔物的关系远没有现在这么好,所以,他能这样做是很不容易的呢。”
  “神父说的…该不会是拉姆斯·弗雷西斯?”加耶崇拜地低叫道,“那个在刺客工会和盗贼工会都有很高评价的刺客工会会长,是一个全能刺客!”
  神父和蔼地看着兴奋的加耶:“是的是的,40年前他领导着刺客工会,其他职业的工会都对他敬畏三分呢!但自从他死后,刺客工会就日见下降了……”说着又失望地摇摇头。
  “那么…”诺雅正色道,“神父知道十六年前的那场暴乱吧?”
  “……”神父抬眼看着她。
  “是小俄伯伯告诉我的。”诺雅直视他的眼睛,“格兰德为什么会在暴乱结束后消失了呢?”
  神父盯着她,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回答,然后他叹了口气:“既然小俄已经告诉你了,我就没有必要在隐瞒了。格兰德被封引了一部分力量,所以逃走了。至于逃到了哪里,没有人知道…”
      “是妈妈吧。”诺雅出其不意地说,“是妈妈封印了他的力量,对吗?可是你却说妈妈
40年前就死了,在我四岁的时候!”
      “诺雅,你妈妈已经死了…”神父冷静地说,但目光里明显在动摇着。
  “神父,你一直都说,说谎是要都到惩罚的。如今我们就站在神的面前。”诺雅一字一句地说。

  神父有些为难,但诺雅这么说了,他不得不承认,“诺雅,你妈妈希望你认为她已经死了,从你爸爸死的那一天开始,她就当自己死了。”
  “这么说真的是妈妈…”诺雅一脸的诧异,“她还活着,却不来看我!”
  “诺雅,她希望你认为她死了。”神父又强调了一遍。
  “可是我是她女儿啊!”诺雅悲哀地叫道。
  神父摇摇头,不紧不慢地说:“当年,我收养你的时候,只有28岁。但我现在已经76岁了,孩子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……”




相关报道